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风流杨过
风流杨过

襄阳城内
宋玉梅冷笑道:“过儿,方才那招叫‘剑舞飞盘’,专斩人头。你一定得练好了,将来才能快速斩下敌人的头颅,否则你就等着把自己的头颅给别人切下吧!废话少说,第三招来了!”
  说话间陡地闪身向前,双手举剑举过头顶,双足微微一点,跃起一丈高下,厉喝中长剑对着杨过的头顶猛地劈下,剑光如一道闪电,眼看便要将杨过从中劈成两半!
  杨过根本未及躲闪,直觉自己头顶一凉,仿佛预感到自己的身躯就要被长剑分成两片,不由悲叹,心想难道我杨过就要死在这安全事故之中?心念间只见剑光一闪,剑尖从自己的额头直滑而下,虽未沾到肌肤,但那砭骨剑气却令他感受到身躯分开的恐怖滋味。
  宋玉梅一个倒翻,姿态优美地落地,倒握长剑,瞧着杨过失魂落魄的模样,不由“扑哧”笑道:“过儿啊过儿,你这个样子,还没死就把自己给吓死了,哪里有一点少年英雄的气概?你不要忘了,你是东邪黄药师的外孙,丐帮帮主黄蓉女侠的儿子,可不能丢他们的脸啊!这第三招叫‘霹雳一斩’,讲究的是气势。过儿,方才我施展的这三招剑式看似简单,但其中蕴含着一些变化,需要你自己慢慢揣摩。现在你练一遍给我看,考考你的记忆和悟性。”
  杨过无奈,只好打起精神,挥动那柄断剑,将宋玉梅传授的“浣花刺穴”、“剑舞飞盘”和“霹雳一斩”先后演示了一遍,累得气喘吁吁,宋玉梅却颔首微笑道:“不错,不错,手法虽不成熟,但剑式和气韵大致不错。过儿,你一定要牢记这三招剑式,因为这是阿姨我教给你的防身之术,里面包含着阿姨对你的爱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宋玉梅说到这里,用一种蕴含着母性柔情的动人目光凝视着杨过,杨过见她酥胸起伏,神情娇媚,不由欲.火高涨,真想扑上去一把抱住,但偏偏又觉得宋玉梅发射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气质,于是不敢造次,强忍住鸡巴的难受,正要继续练剑,却听宋玉梅道:“过儿,现在你只要记住这三招剑式,以后慢慢再练吧。现在阿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、、、、、、小青、小雯,你们进来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闻言谢天谢地的抛开断剑,见小青组长和婢女小雯推门进来,便给宋玉梅打了个招呼,正要出门,宋玉梅叫道:“过儿,你要到哪里去?阿姨不是要让你做事吗?”
  杨过还以为宋玉梅要让自己跟小青组长和小雯过招练武,不由叹道:“我说宋阿姨,你是了解我的,我生来愚钝,虽然早已下定了投身革命解放人民的决心,但一直进步很慢。你刚才教我的这三招剑法,是我杨过生平见过的最玄妙、最威力无穷的剑法。要将阿姨这三招剑法练好,估计得花掉我十几年的青春年华,所以我再也没有精力接受其它的武功招式了。老师早就教过我,学什么都要循序渐进,不能急功近利。再说我现在肚子很痛,要去上个厕所。人有三急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宋玉梅笑眯眯地听着他絮叨,忽然插口道:“杨过儿,有两个姑娘的逼需要你日,但看你好像不太感兴趣,我们就不勉强了,你请便吧!”
  杨过一听“日逼”,便立刻止住话头,同时两眼发亮,嬉笑道:“谁说我没有兴趣?宋阿姨,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?这大清早的哪有逼给我日?难道是你的下面痒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宋玉梅啐道:“你想得倒美!阿姨我的逼是能随便让你日的吗?你不好好练武功,这辈子连阿姨我的一个飞吻都得不到!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们女侠会的姑娘们大部分都很喜欢你,尤其是我这个情同姐妹的婢女小雯,对你很是倾心,怕你走之后再也见不到你,所以想请你小杨公子在临走之前将她的处女膜破掉,给彼此留个甜蜜的回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听到这里不由大惊,目光朝小雯望去,只见那小姑娘正面红耳赤地垂首弄着衣角,羞涩的神情很是动人。杨过想不到这姑娘方才还拒绝自己给她介绍男朋友,现在却明目张胆地想让自己为她破处,唉,原来看着清纯的小丫头,其实一个比一个骚、、、、、、
  正想着,听宋玉梅继续道:“还有我们的小青组长,也很喜欢你,但不是像小雯喜欢你那种喜欢。小青对你产生了一种姐姐对弟弟的爱怜之情,她说只能通过性交才能完全宣泄对你的感情,所以杨过儿,你今天早上的任务可重了,要日两个逼。小雯的处女膜倒是被你一捣就破了,但小青组长可是情欲旺盛的大姑娘。嘿嘿,过儿,你有勇气吗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的目光移向小青组长,立时被后者那种炽热的眸光烤得心脏一缩,心想这小青组长哪里是对我产生了什么姐弟之情,分明是在嫉妒那小萍组长,不想让那个骚逼独占享受了我的棒棒。杨过心里冷笑着,嘴里说道:“宋阿姨,说实话,您突然给我分配这样重要的工作,我事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所以感到有一定压力。但为了报答宋阿姨对我的信任,我愿意战胜任何困难,付出任何牺牲。哪怕我的棒棒在跟阴.道摩擦的过程中受到重伤甚至折断毁损,我也要努力完成宋阿姨交给我的任务!宋阿姨,您放心吧!我知道这是您对我的考验,是党和人民对我的考验!我一定勇敢前进,绝不退缩!”
  宋玉梅不由格格笑道:“得了吧,过儿,不过是要日两个逼,也能被你说出一套一套的!咦,你不是要去上厕所吗?先去方便了再说吧!”
  杨过嬉笑道:“屎尿都可以憋住,这精虫在睾丸里可是急着要造反。不早点把他们释放出来,社会矛盾将更加激化。宋阿姨,我们开始吧!你作为女侠会的第一领导,是否应该在一旁观摩指导,以便提出改进意见?”
  宋玉梅瞪了杨过一眼,嗔笑道:“胡说八道!我是你阿姨,怎么能看着你日逼?那岂不违背伦常,违反了公民道德实施纲要?杨过儿,你就抓紧时间吧,你母亲还等着你上路呢!”
  说着便微笑着走出了屋子。杨过望着宋玉梅窈窕迷人的背影,下面的棒棒不由一跳,正在遗憾宋玉梅不能参加指导这次破处工作,小青组长已浪笑着拉住他的胳膊,嗲声道:“小杨公子,我们快点开始吧!小雯都等不及了!”
  杨过不由看了小青组长一眼,心想是你等不及了吧?三人来到床前,杨过正要搂抱小青组长,后者推开他,笑道:“小杨公子,今天最重要的工作是给小雯姑娘破处,我只是辅助工作。我还是先帮你把小雯姑娘的那层膜给捅破了再说吧!”
  说着便扶着满脸通红的小雯坐到床沿,轻抚着她的香肩,柔声道:“小雯妹妹,不要紧张。每一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。刚开始会有点疼,但后来就会很舒服的。来,姐姐帮你脱裙子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帮小雯脱裙裤的时候,杨过伸手在小青组长的屁股上一阵揉捏。虽是隔着裙裤,但也能充分感受到她臀肉的结实和富有弹性。
  小雯的下体很快赤裸。小姑娘有些羞涩,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以下。小青组长拉开她的手,柔声笑道:“妹子,不要紧张,那个地方迟早要对男人开放的。快把手拿开,让你的小杨哥哥看看你的逼.毛长得多不多?”
  小雯虽然年龄小,但小腹下依然有些芳草,一片黝黑。在小青组长的劝说下,她终于缓缓叉开双腿,往后仰坐。杨过跪在床前,脑袋钻到小雯胯下,仔细地观看着小姑娘的私.处,只见芳草掩映下肉.缝紧闭,一看就是个没被开苞的雏。
  当杨过脱下裤子,握着那根粗大的肉棒凑近小雯的胯底时,小姑娘由于紧张竟然吓得哭了起来。小青组长忙推开杨过,嗔声道:“小杨公子,你怎么这么粗鲁急躁?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!小雯姑娘是第一次,你应该温柔一点!”
  杨过握着鸡巴站在床前,一时愣住了,傻笑道:“温柔?我可不懂、、、、、、厨房的小芸和小芹请我破处的时候,并没有要求我温柔啊?我一棒子就把她俩的下面给捣出血来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打了杨过一拳,嗔声道:“你怎么能把小雯跟那两个小骚逼相比?那两个小骚.逼一见男人就想勾引,我们的小雯可是冰清玉洁的姑娘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心想都急着要男人破处了,还冰清玉洁个屁!见小青组长开始宽衣解带,不由笑道:“怎么,小青组长,你要加队了?不是说让小雯先来吗?”
  小青组长嗔笑道:“就你这股子粗鲁劲儿,不把人家小雯姑娘吓死?还是我先跟你演示一下,让小雯有个心理准备,到时鸡巴插.进去就不紧张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望着小青组长逐渐赤裸的玉体,不由笑道:“小青组长,我们是直接日逼,还是玩点调调,先亲个嘴或者说个情话什么的?”
  小青组长冷哼道:“我才不像小萍那个骚逼那么虚伪,想被男人操还要追求什么情调!我就想直接体会肉棒在逼里面捣的感觉!小杨公子,废话少说,来吧!”
  说着便一把抱住杨过倒在床上。杨过还未看清她下面什么样,便被她握住鸡巴塞入自己的阴道。杨过只好一边挺动小腹发出进攻,一边低头望着下面,只看到小青组长小腹下黑毛浓密,非小雯的稀疏芳草可比。
  小青组长搂住杨过的脖子,双腿紧紧夹住男孩的腰部,浪声叫道:“小杨公子,小杨弟弟,你真好、、、、、、姐姐终于得到你了、、、、、、你插死我吧、、、、、、弄死我吧、、、、、、小雯妹妹,姐姐教你唱一首歌,你听着、、、、、、大骚逼,小骚逼,姐姐是个大骚逼,妹妹是个小骚逼,两个骚逼抢鸡.鸡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雯抱着膝坐在床角,望着杨过跟小青组长疯狂战斗,听着小青组长嘴里唱的淫靡歌谣,心里又是紧张,又感到刺激,下面那个一向封闭的肉洞里,开始发起痒来、、、、、、
  此时杨过要求换个姿势,小青组长便像母狗般趴在床.上,翘起屁股。杨过趴到她背脊上,从后面沿着臀沟侵入了她的阴道,随着身体的晃动,小青组长胸部那两只下垂的大奶子剧烈地晃动着,看得小雯一阵心跳。杨过看着小雯那娇羞可爱的模样,不由欲火暴涨,伸手示意小雯爬到自己身边来。小雯起初不敢,但终于还是听从了杨过的指示,像小狗般爬到杨过身边,杨过先跟她亲了一个嘴儿,笑问道:“小雯同志啊,知不知道哥哥和姐姐在干什么?”
  小雯羞声道:“你们在日逼,对不对?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正色道:“日逼?小雯同志,请注意你的用词。无产阶级文学很注重用词准确,否则就很难同敌对的意识形态区分开来。我们这不能叫日逼,而应该叫大生产运动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雯愣住了:“大生产运动?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道:“是啊,这就是毛主席所提倡的大生产运动,生产什么?生产革命后代,使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后继有人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被插得娇.喘微微,闻言忍不住骂道:“杨过,你这个傻逼!日了我,还妄想我给你生孩子、、、、、、你做梦吧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哈哈大笑,一把揪住小青组长的头发,把鸡巴从她阴道里抽出来,将她的脑袋扯到自己肚皮下,将肉棒插进她嘴里,一阵狂捣,笑道:“小青组长,你放心,在这突破围剿、北上抗日的长征途中,为了减少拖累,我们是不会要孩子的!我们想要孩子,也要等到抗战胜利、全国解放之后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使劲吮吸着杨过的肉棒,狠声道:“我让你再胡说!我把你的水水给吸出来,让你的棒棒瘫软掉,看你拿什么给小姑娘破处!”
  杨过闻言慌忙把鸡巴从小青组长的嘴中抽出来,苦笑道:“我今天真是大意,差点把领导委派的重点工作都忘了!今天的重点是给小雯姑娘破那层膜,日你只是辅助热身运动。小雯姑娘,你准备好了吗?”
  小雯羞声道:“我、、、、、、我还是有点害怕、、、、、、杨哥哥、、、、、、你的这根、、、、、、好粗啊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将小雯轻轻按倒在床.上,分开她的双腿,柔声道:“小雯妹妹,不要怕。你小杨哥哥的棒棒虽然看着粗,其实很柔软,你不要把它想象成钢筋。而且你也要对自己有点信心。女人的那里连几斤的孩子都可以生下来,还容不下一根小棒棒?”
  杨过闻言不由笑道:“小青组长,你的思想工作做得很不错嘛,不但减轻了小雯姑娘的心理压力,连我也觉得受益匪浅。你的理论水平很高,等会儿我一定向宋会长申请,让她提升你为江南女侠会的政治委员,今后专门负责思想政治工作。我相信在你的领导下,江南女侠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壁垒,一定能坚如铜墙铁壁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打了杨过一拳,啐道:“少废话,日你的逼吧!”
  于是,在说笑缓和紧张的气氛中,杨过的鸡巴终于慢慢插入了小雯的狭窄阴道。起初小雯疼得发出尖叫:“啊、、、、、、啊、、、、、、杨哥哥、、、、、、不要、、、、、、我的那里要裂开了、、、、、、疼死了、、、、、、啊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见小姑娘实在是疼得难以忍受,不由心生爱怜,想把鸡巴从阴.道里抽出来,却被小青组长阻拦住。小青组长轻抚着小雯的俏脸,柔声道:“小妹子,不要害怕,不要紧张,忍住疼,等会儿你就会苦尽甘来的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雯泣声道:“小青姐,可是我真的感到疼、、、、、、小杨哥哥的棒棒太粗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嗔笑道:“小雯,你不要夸他。他的小鸡.鸡还没长开呢,算不上粗,离姐姐我心中的标准尺寸,还差一大截呢!”
  杨过闻言正色道:“小青组长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要知道,革命工作无粗细,同心携手为胜利。粗有粗的好处,细有细的优点。再说了,我的肉棒目前虽然细小,但只要经过艰苦卓绝的革命实践,我坚信它一定能够被锤炼成一根上天入地、震惊寰宇的定海神针铁,到时小青组长你的逼想含住它都不容易呢!”
  小青组长闻言不由“扑哧”笑了起来,双手在杨过的背脊上捶打,笑骂道:“小傻逼,就知道吹牛!还定海神针铁呢,你干脆说自己是孙悟空得了,跟着唐僧去西天取经,谢绝尘缘,一心向佛,还哪里有逼给你日?”
  小雯也被杨过逗得笑了起来,颤声道:“杨哥哥,你好幽默啊、、、、、、我就是喜欢你的幽默、、、、、、你快日我吧、、、、、、我就是疼死也甘愿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的鸡巴此时正好全根没入小雯的肉穴里,疼得小姑娘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喊。杨过慌忙把肉棒往外一抽,只见肉棒上沾满血迹,是那么殷红,真是令人触目惊心。杨过心底暗叹,心想他妈的又一个小丫头被老子破掉了,今后她就可以挺起胸膛叉开双腿骄傲做人了。
  接下来是一阵子缓慢而有节奏的抽送。小雯原本狭窄的阴道渐渐产生弹性,变得宽阔,足以容纳杨过那根粗大的鸡巴。抽到一百多下之后,小雯俏脸绯红,眉目含春,娇喘微微,发出了呻吟:“哎呀呀、、、、、、杨哥哥、、、、、、你终于破了我的心头疙瘩了、、、、、、我的下面终于畅通无阻了、、、、、、杨哥哥,你是我第一个男人、、、、、、你大力插.我吧、、、、、、搞死我吧、、、、、、让我爽死吧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闻言不由跟小青组长对视一眼,两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杨过大力插小雯时,小青组长忍不住跪到杨过旁边,双臂圈住他的脖子,深情地亲吻着他的脸庞、耳根。杨过心想你这张嘴刚被我的鸡巴插过,现在就来亲我的脸,你他.妈.的还讲不讲生理卫生啊!但也不好拒绝,只能任由小青组长亲吻自己,自己则努力用肉棒开掘小雯的阴.道,把小姑娘搞得欲.仙欲死,说话都语无伦次了。
  三人正玩得欢快,屋门外忽然传来宋玉梅的语音:“过儿,破处工作完成就行了,不要搞得太过火,让小姑娘怀孕就不好了、、、、、、“
  杨过闻言一惊,险些把持不住射.精,慌忙把鸡巴从小雯的阴道里抽出来。刚抽出来,精液便激射而出。由于角度问题,精液刚好喷到了小青组长的脸上,弄得这位组长慌忙擦拭自己的脸,骂道:“杨过你.妈那.个逼,把脏水水喷到我裙子上的事还没找你算账,现在又把脏水水喷到我脸上。看我不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不等她出手捶打,已抓起衣裤一个跟斗翻下床,大笑道:“小青组长,你不能嫌我的水水脏,我的水水里包含着多少革命后代,是极其宝贵的资源,喷在你脸上是你的福气,你不感谢我倒也罢了,还骂我的高贵精虫是脏水水,你严重地违反了xx主义道德风尚,歧视革命后代,政治问题严重。若是传到文革主席那里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青组长闷哼着迅速穿好衣裙,狠狠地瞪了杨过一眼,出屋去了。杨过看出了她凶狠的外表下其实蕴含着性.欲满足的甜蜜神情,不由淡淡一笑,一边穿着衣裤,一边对躺在床.上发抖的小雯道:“小雯姑娘,我的工作结束了。虽然工作完成得不算尽善尽美,但也算完成了宋会长的委托,没有辜负你们会长对我的信任。小雯同志啊,我的工作是完成了,你今后的工作还任重而道远啊。毛主席说过,处.女膜破掉只是长征走完的第一步,今后进入正式的无产阶级性.交建设,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。面临的情况将十分复杂,需要你用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来充分武装自己,做出正确的判断,才可能完成党和人民交给你的任务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小雯听得晕头转向,一边穿着裙裤,一边含羞道:“杨哥哥,你放心,我一定记住你的革命教导,在破处以后,不骄不躁,继续努力,坚持学习,坚持进步,坚定信仰,永远忠于党,忠于人民,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,为全人类的解放而奋斗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闻言点头道:“嗯,很好,很好。你小小年纪,就有如此悟性,很令我高兴,说明我并没有看错你。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  小雯穿好衣裙低着头从杨过身边走过,忽然转过身,从后面把杨过紧紧搂住,泣声道:“杨哥哥,我喜欢你、、、、、、你走了以后,还会不会回来看我?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有些感动,轻轻拍着小雯的玉臂,轻叹道:“小雯啊,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自己其实也被即将到来的离别弄得心神不宁,但我们应该坚强起来,在我们离别之后,一定要化相思为动力,积极战斗,积极革命,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。我们要有革命乐观主义的豪情,要相信胜利很快会到来,人民很快会解放,到时我们相逢在一片新天地里,将是多么幸福惬意的事啊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还没有发挥完,门外便传来母亲黄蓉的声音:“过儿,纸上谈兵的革命宣传结束了没有?结束了赶快出来,我们要上路了!”
  杨过闻言慌忙推开小雯,奔出门去,将母亲黄蓉和宋玉梅在门外并肩而立,看着自己的目光中,都含有暧昧的笑意。杨过不由低下头,嗫嚅道:“娘,宋阿姨,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嘛,人家会不好意思的、、、、、、”
  黄蓉一打狗棒击在他肩膀上,嗔笑道:“装什么装?你的脸皮比那襄阳城的城墙还厚,你还会感到不好意思?说话真是不要脸、、、、、、”
  宋玉梅也嗔笑道:“过儿,你这次女侠会之行,也算收获不小,一共日了五个逼,正符合阿姨我教你的那招‘浣花刺穴’,一刺就是五个穴道。可你想要把这招‘浣花刺穴’真正练好,还要下很多功夫。阿姨希望你今后能把这招刺穴的剑式练得炉火纯青、出神入化,到时江湖中的美女,能成千上万地中你的刺穴,你就没有辜负阿姨我的一番苦心教导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闻言感动,不由“扑通”跪下,双手抱住宋玉梅的玉腿,仰望着她那慈祥美丽的脸庞,颤声道:“宋阿姨,纵然我能刺中江湖上千百万女子的肉穴,您的肉穴才是我最向往的圣地!宋阿姨,在临行之前,您能否让过儿观赏一下您的桃源胜地,看看您那里有多美,给我留一个美好的回忆,让我有动力面对生命中的一切艰险、、、、、、”
  黄蓉秀眉一皱,斥道:“过儿快起来!你这样像什么话?宋阿姨会生气的!”
  宋玉梅的俏脸有些发红,低头瞧着杨过那张虔诚的脸,轻叹道:“过儿,你就那么想看阿姨的逼吗?其实阿姨那里跟其她女人一样,也就是那个样子,没有什么稀奇、、、、、、再说,那天早上在茅房里,你不是已经看到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杨过道:“那天我只不过瞟见了一丛黑毛,其它什么也没见!我相信阿姨那里一定跟别的女人不同!因为我听人说过,容貌美丽、气质高雅的女人,那里也会长得十分成熟完美。宋阿姨,求求你,我就看一看,绝不会对您进行侵犯、、、、、、”
  黄蓉闻言不由冷哼一声,掉头而去。宋玉梅一时间面红耳赤,但还是一咬嘴唇,坚持道:“不行!过儿,我跟你母亲有过约定,不等到你武功大成那一天,我们作为长辈是绝对不会对你开放身体的!昨晚说双簧时你在后面侵犯你母亲的下体,你母亲其实十分生气。过儿,你想早点与我们有肌肤之亲,就抓紧练功,争取进步吧!”
  杨过无奈,只好叹息着站起来,眼里泪花花打转,神情极度委屈。宋玉梅看着不由在心里升起一股怜惜之情,当时真想违背跟黄蓉的约定,褪下裙裤让这孩子看个够,但总算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为杨过整理了一下衣领,柔声道:“过儿,快跟着你母亲和妹妹上路吧!不要忘了,你的江湖历练才刚刚开始。不珍惜时间抓紧努力,你会被这个时代淘汰的!快走吧,不要再耽误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  此时阳光灿烂,天地间一片明媚,杨过的心里却有些黯淡。宋玉梅搂着他的肩膀,将他一路送到女侠会总坛门口,黄蓉和郭芙在那里等待着。黄蓉瞧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杨过,不由笑道:“过儿,当无赖的感觉怎么样?宋阿姨满足你的愿望了吗?”
  杨过撅着嘴,闷哼不语。宋玉梅嗔声道:“黄姐姐,这孩子也是好奇心重,才会想看看我的那里。你就不要再取笑他了!这一路前去终南山,路途遥远,再加上阴风教和鬼墓派重现江湖,或许要遇到一些艰险。你们一路上要小心。有空你督促过儿抓紧练习我教他的那三招剑法,千万不要让他荒废了练功。”
  黄蓉握住宋玉梅的纤手,笑叹道:“宋妹妹,自从你我结为姐妹之后,你对过儿这孩子比我还要疼爱,真是令我感慨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他,更不会让他荒废了练武。好了,你回去吧。就照我们方才商量的那样去做,尽快转移总坛地点,女侠会的行侠行动也暂时停止一段时间,不要对阴风教臣服。等我跟爹爹、郭靖汇合之后,联合一些帮派,再跟你联系。好了,我们要上路了,后会有期!”
【完】